三核杏

不要关注我不要关注我 以上

欠揍通知

因为家里和学习的关系我这将近一年的时间都不会再出现了,之前的坑这段时间都没办法填了,中考完可能有时间来填坑。很抱歉啊!
大家可以取关了👌

我写的文章 是不是有一种 全民BL的感觉(惊醒)

邦信【异都】中

100fo 点文

cp:邦信/轻微云亮 (有雷者避雷)

现代paro/花吐症/某些意义上的 异地恋

 上→ http://changjiye.lofter.com/post/1eb13a3e_12c38950


邦信 异都 (中)

“有人说过,夜是最好的谎言,让你无理由沉醉。”右手晃着的玻璃杯里漫着甜味的液体在轻颤着,随着李白移动的节拍。

“李白,收拾好你床上的袜子,要掉下来了,不要泼了冰红茶,蚊帐会有股黏黏的甜味,赵子龙不在寝室,没有热心肠帮你打扫。”

“不解风情,活该单身。”李白瞪了眼韩信冒着血丝的蓝眸,一口干了杯...

邦信【异都】(上)

异都【上】

100fo 点文(我忘了是哪位小可爱的点文了)

邦信(高亮)  张良主视角引入 

有雷者请慎重考虑后再阅读以免CP洁癖引起不适

现代paro  

 (某些意义上的)异地恋 

   花吐症

 

R市是喧闹的,它的夜是富有活力的青年,直至深夜也在纵情狂欢。随意挑一家格局上佳的酒吧也是人满为患。香烟和酒精的刺鼻味道夹杂着成熟女性爱喷的香水味,是浓郁的夜来香,蛊惑着过路人。

刘邦把视线从晃眼的聚光灯上匆忙移开,那玩意儿猝不及防用强光刺戳到了他略有些脆弱的视网膜,现在刘邦看着...

我的血液是冰冷的 我对你的爱是火热的

灼烧组 酒尼

【我的血液是冰冷的 我对你的爱是火热的】

鸡尾酒x布朗尼

女孩是我别想了

奇短无比小短篇 没后续的

“树影是斑驳的,风是闷热的,我的爱人是火热的,是冷酷的,他沉默寡言,他可爱认真,我的血液是冰冷的,我对你的爱是火热的——”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在格瑞洛没有敌袭的夏天,风是没有腥味的,北离岛的海风拂过耳畔还有些温润的味道。他的黑色皮肤在树影斑驳下是略有些亮眼的,他的,晶蓝色的浩瀚的眸是亮眼的,浅浅地倒映着细碎的光。

“认真但是不苟言笑的是吗?”鸡尾酒听到身后年轻的女孩朝他笑了一声,嘴巴努了努在树下擦拭...

论同人读者与同人作者

自省

酒洒:

好厉害


十二點六十一分:



Mark
用以提醒他人和自己。



McMurphy_极地行者:





艾莉El!e茗:





希望每位有心人都能攀登上审美艺术的高峰。...



【戬吒】病态愉悦

  病态愉悦 七

    “杨戬?”

那月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利落地剥了云雾,大大方方地把自己呈现在人面前,月光亮的灼眼。这让哪吒想起来他曾经梦到过的那匹狼。

那双眼睛也是这么明亮,明亮的不能让人再去逃避忽视了。

    “喂,你累了?还是挠疼哪里了?”哪吒不敢挪动杨戬在自己肩上的脑袋,只是昂头看着那个刚冒出头的月亮。

    杨戬一开始还不吭声,只是睡着一样窝在哪吒的肩头上。双手越过了哪吒的臂膀反搂着。哪吒不知道被拥抱的感觉,他只知道自...

【云亮】不见君

不见君 柒
    “我的灵魂有三大品质,理性,激情和欲望。但他却来了,如夏雨滂沱,卷席过后所剩下的,那一点零星的理性也被随后而至的秋雨所淹没。
   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    赵云曾想过,诸葛亮的眼眸是否是深渊或是深不见底,难觅究竟的深潭,比起神秘更多的是危险和冰冷。
    最后他发现,深渊是一汪映着灿烂星河的万顷碧波,其中藏着星星,他们藏的很深,当云雾散开之后,才能抓到那点稍纵即逝的尾巴,比起灿烂繁星,似乎用流星又更贴切一些。
  ...

【云亮】不见君 六

除夕快乐
没什么预警 祝阅读愉快

不见君 六

诸葛亮再从训练场回到公寓的时候,似乎从早上那抹空旷里嗅到了其他的味道。这个说法不大优雅而且还有些含糊。但是他第一反应却的确是这样。

才推开门就嗅到一股甜腻的味道,但似乎被刻意冲淡过,仅剩下来的只有那么一点点幸存的罢了。

然后他听到了赵云匆匆忙忙的脚步声,八成是那双他们刚搬进公寓时赵云新买的一双毛绒拖鞋的声音,当时诸葛亮也被强拉着配套买了一双,是浅咖色的。

“诸葛你训练结束了吗?”赵云的声音是从厨房传来的,诸葛亮瞥到了那时隐时现的浅棕色,有些凌乱的样子,应该是才摘下军帽不久。

“啊,是。”诸葛亮一边应答一边凑近了看,那股甜腻的味道就是从厨房...

【戬吒】病态愉悦 6

♢我很短但我很温柔(不是
♢奶奶你看到文章终于更新了!
♢排版我也不知道怎么搞好看,有建议的话请留下评论谢谢!
祝阅读愉快!

病态愉悦 六

晨间细碎的阳光打在哪吒栗色的软发上,晕染上了一点正红色,略有几绺软发还有些倔强地翘着。杨戬估摸着哪吒应该也就刚刚起。领口下的一抹肉色被光正照着,有些晃眼。

“起来了?”杨戬起身压平被睡皱的披风,一道一道地抚平。

“嗯。”哪吒伸了个懒腰,好像这样的动作能更有说服力证实自己的确清醒了。

“我们接下来去哪?”哪吒没了动作,他把背脊留给了杨戬,留给杨戬一个揣测不透的语调。

语气不咸不淡,就是象征性地问一问罢了似的。但细碎的光斑在哪吒的耳廓跃动着,悄悄地成为...

1 / 3

© 三核杏 | Powered by LOFTER